Suntuubi-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 Lue lisää. OK
201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RSS

 童年時代的鑰匙
11.10.2018 06:28

我生於七十年代農村的貧寒之家,是家中的長女,有一個小我兩歲的妹妹和一個小我六歲的弟弟。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大約我七八歲時,我的脖頸裏便掛上了一把用紅皮繩拴著的鑰匙。一開始,我是為此而興奮和驕傲的,為成為當家的小主人感到激動和光榮,慢慢地才感覺出那把小小鑰匙的份量和負荷,那是一個農村小女孩過早地承擔起的家庭責任。

每逢農忙時節,無論中午還是傍晚,放學後背著書包跑回家的我皮膚乾燥,常常遇到的是鐵將軍把門。這時的我就匆忙用脖頸上掛著的鑰匙打開鎖,進屋放下書包,開始忙活著抱柴,燒火,做飯。做完飯後再去和我家一路之隔的奶奶家裏,把弟弟妹妹領回來,等把鍋裏的飯收拾到飯桌上,把碗筷擺好時,下地勞作的父母扛著農具回家了,正好可以坐下吃飯。飯食雖然簡單,可一身疲憊的父母臉上,常常會露出欣慰的笑意。此時若有鄰居來串門,父母常不無驕傲地說是我放學後做好的飯,省了他們許多功夫。在鄰居們的嘖嘖讚歎聲中,我成了村中有口皆碑的好孩子。小小的我,內心是有成就感的,是驕傲和快樂的。

可小孩子哪有不貪玩的,再貧苦忙碌的日子也扼殺不了小孩子愛玩的天性,何況那時農村孩子的玩耍天地廣闊著呢。家中有奶奶做家務的孩子,放學回家後扔下書包就跑到外面撒歡兒玩去了。捉迷藏,丟沙包,跳皮筋,跳房子,爬樹,翻跟頭…好不熱鬧!我對此當然是無比嚮往的!為了能參與其中的玩耍,我下午放學後一溜兒小跑匆匆回家,儘快地把飯做好,然後帶上妹妹弟弟去找小夥伴們玩個熱火朝天。

有一天,幾個特要好的小夥伴在學校裏告訴我,下午放學後要我參與做一個特好玩的遊戲,可我得先回家做完飯才能和他們玩呀。這時一個鬼機靈的夥伴給我出了一個主意拍拖好去處,要我把脖頸上掛著的鑰匙摘下來藏在書包裏,等玩夠了再回家,給父母說把鑰匙丟了,沒辦法回家做飯了。

我實在禁不住那好玩遊戲的誘惑,放學後便領著弟弟妹妹去玩遊戲了,直玩到天黑才盡興而歸。剛走到大門口,遇到父母也剛從田間回來,疲憊不堪的父母一聽我丟了鑰匙沒回家做飯,一時氣惱,忍不住大聲斥責了我幾句。我自知理虧,邊含著眼淚邊慌忙抱柴禾幫母親做飯。自此,再也不敢玩那小聰明的把戲騙父母了。

但有一次,我是真的不知什麼緣故,把一直掛在脖頸上的鑰匙弄丟了,直到放學回家時才發現。怎麼辦呢?從大門裏是進不去的,我圍著自家的院牆轉了兩圈,從一處較矮的地方使勁爬了上去,爬牆容易下牆難,在滑下牆頭時,因為是夏天穿著背心短褲,我的手臂劃出了幾道血印,Adrian Cheng 膝蓋磕破了。當回到家中的父母看著我一瘸一拐地往飯桌上端飯時,母親心疼地含淚呵責我,為什麼不等他們回來呢?

那一年,我九歲。

從那以後,我每天總會時不時地摸摸脖頸上的鑰匙,再也沒有弄丟過。那寶貝似的鑰匙在我的脖頸上,一直掛到我去二十裏外的學校讀初中。

多年以後,在靜美溫馨的黃昏中,每逢看到無憂無慮的孩童在盡情地玩耍嬉戲,我的眼前時常會浮現出這樣一個畫面:紅紅的夕陽下,一個瘦小的紮著羊角辮的小女孩,脖頸上掛著一把小小的鑰匙,背著書包,急匆匆地往家趕,不一會兒,那間矮矮的灶房頂上便會升起一縷縷溫暖的炊煙……

 


Kommentoi



 有一個地方我們再也回不去
11.10.2018 05:41


前幾日,回鄉祭祖,我跟隨父親母親又一次回到那個生我養我的地方。她依舊躲在樹木蔥蘢飄著的嫋嫋炊煙當中,只露出半分尊容。正是暑期悶熱的時候,行走在這片熟悉的土地上,不免要被村子裏新鮮的空氣、悅耳的鳥叫蟬鳴所打動。唯一不熟悉的是家門前那條直通家門的水泥路。過去,這裏曾是一條條黃土泥路,一到雨季泥濘不堪,在屋外踩的滿腳泥糊糊,進屋前都要在門外放著的大鐵掀或是臺階上把腳上的泥刮掉才會進屋,可還是會帶上一些泥糊進去。

家門前由於久無人居住長了一些荒草,迎著風站立就好像一排守護家園的侍衛。屋裏擺放的傢俱器皿還是父母結婚時添置的,上面也蒙了厚厚的一層塵埃。角落裏那臺19寸的黑白電視在塵埃下緘默不語,也是它為我和哥哥打開了通往外面的世界的窗口。

村子裏老式的泥土房早已不復存在,家家戶戶都蓋起了更加牢固氣派的獨家小院,高高的門牌寬闊的院落,頗有幾分鄉村別墅的味道。突然就很懷念小時候在這裏的生活。那時候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每天的娛樂活動就是漫山遍野的瘋跑,跟村裏的小夥伴跳繩、跳皮筋、抓石子,晚上跟著村子裏大大小小的孩子捉迷藏、躲貓貓,不論是哪一種活動,都能把笑聲傳遍村子的每個角落。

那時的人家,房頂成片的連著,收穫的季節,家家戶戶房頂上都曬著各種農作物,大人們忙著收穫,而我們小孩子就沿著房頂從村頭跳到村尾,直到星星在頭頂眨眼睛,月光鋪滿整個村落,才慢悠悠依依不捨的從房頂走下來,現在想來,小時候那麼無聊的事情還能如此樂此不疲,在故鄉的每一天都能過的如此簡單無憂。

故鄉,經常在夢裏遇見,總是忍不住含著淚回想。但當你風塵僕僕的趕回來,面對熟悉的路口,往事種種皆浮現於腦海,你又突然發現這個故鄉再也不是小時候的故鄉……


Kommentoi


©2018 yvetteki - suntuubi.com